博鱼boyu体育给《与凤行》提前做好“拍摄说明书”|对话导演邓科

发布时间:2024-05-16 23:50:32    浏览:

[返回]

  博鱼据不完全统计,该剧目前已创CSM所有省级卫视近27个月首播收视新高和破腾讯视频最快进爆款俱乐部剧集纪录,也一直持续稳居芒果TV站内各榜TOP1,还是今年以来骨朵剧集榜单热度冠军。

  这是继《赘婿》后,邓科执导的第二部古装喜剧,也助他达成了“二连爆”成就。

  提及同《与凤行》的缘起,他回忆到,当时是制片人郑中莉发出邀约,女主赵丽颖也是他特别希望合作的好演员,更重要的是他很喜欢这个故事,“职场女性偶然回归田园生活后,努力工作之余不忘享受人生。”

  《与凤行》主要讲述了灵界碧苍王沈璃因逃婚受伤坠落人间,被下凡体验生活的行云(上古神行止)所救,二人由此开始追求爱与责任两全的故事。

  明明是虚构的仙侠题材,邓科却从中看到了超脱世界观的现代内核,与其他主创将这部剧定位为“现实主义仙侠轻喜剧”,同时在制作上“尽量以现实题材的标准去要求,希望人物的行为动机、故事的逻辑转变、演员的表演处理等都能经得起推敲。”

  事实上,在古装剧里融入现实主义是邓科偏爱且擅长的创作风格,而轻喜表达也是他作品里的显著标志。

  由男频爽文改编的《赘婿》,反转笑点中充满着对男女平等的呼吁、对女性价值的认同;而待播的玄幻探案喜剧《大奉打更人》,则是早早打出“打更人也是打工人,一腔热血,干就完了”的宣传标语。

  之所以会形成这样的创作风格,邓科表示既是因为个人喜好,也是源于生活感悟。

  “本身我很喜欢喜剧,它不必把大家可能都明白的道理说透,欢笑中可以进行一些小调侃。这两年我拍摄了不少带有现实色彩的古装喜剧,也是因为在生活中感受到很多年轻人都比较内卷、疲惫和不安,所以想在古装或者仙侠的世界里去营造出一种向往的生活,在那里有朋友、有事业,可以活得酣畅淋漓,也可以表达现实诉求。”

  如今《与凤行》掀起新一轮追剧热潮,一方面它延续着邓科的这种独特风格,恢弘壮阔的奇幻世界里多了丝人间烟火气。另一方面,这部剧的仙侠基因对首次参与仙侠类型创作的他提出了新要求。最终,他在仙侠背景下打造出的感情戏细腻、武打戏高燃,也让行业内外进一步看到了这位青年导演的不俗审美和深厚功底。

  在电影制片厂时代,导演们会提前做好一份详实的导演阐述,内容几乎涵盖拍摄所需的方方面面。多年来,邓科一直坚持这种工作方式。

  开拍前一年,邓科开始与监制兼女主赵丽颖碰面,“丽颖对这个项目也非常认真,我们很早就在讨论彼此脑海里面是怎么想的。”而后项目组每隔一段时间会再集中商谈一次,大家会将每段时间的所思所悟具象化。

  等到正式拍摄,仅邓科自己就扎扎实实地做出了500页PPT的导演阐述,不仅涉及宏观的拍摄脉络,连细微的名场面该怎么拍都被可视化出来了。

  就像一份清晰全面的“拍摄说明书”,“在接触演员、摄影、灯光、动作、特效等团队时,对方一看就知道我们想拍的《与凤行》是怎样的了”。后续的拍摄现场、后期制作等环节中,它也始终发挥着主心骨的作用。

  《与凤行》每个角色需要什么样的演员,邓科等幕后主创都早已“心中有数”,因此才能实现高适配度的选角,在剧播后收获“全员上桌”的美誉。

  例如,仙界天孙拂容君纨绔多情,邓科觉得这个角色容易显得浮夸,于是将他定位为情窦初开的可爱弟弟,饰演者何与身上纯真、热情又中二的少年感即与之契合;金蛇大妖金娘子的饰演者王伊瑶本人幽默开朗,但她一入戏就能演出恰到好处的妩媚感;荷花妖小荷灵动懵懂,但试戏片段其实是哭戏,邓科更看重饰演者黄羿能演出的那种被欺骗后的痛彻心扉之感。

  除选角外,《与凤行》中有大量观众交口称赞的名场面,可以大致分为感情和武打两类。这些戏份,基本也是邓科提前在导演阐述中有过构思的。匹配人设的同时,或氛围感十足,或视效震撼。

  感情戏方面,比如第一集结尾沈璃和行云在河边堪称一眼万年的对视,环境带来的加成不可忽视。邓科回忆,大家很早就希望行云小院能拍出“江南烟雨雾蒙蒙”的感觉,于是挑选了自然风光如水墨画卷般的缙云县取景。而为了这场对视戏的效果,剧组也是特地在下雨天,山水间雾气充盈时进行的拍摄。

  又比如播到中后期,沈璃与行止那场水到渠成的情欲戏,张力十足让人兴奋不已。邓科其实想了许久,他提出双方之间的互动要有层次感,“开始是沈璃主动一点,行止先努力克制,接着才能回应”。这也得到两位主演的认可,加上现场完善了姿势动作、局部细节等,看似高难度的名场面全程没有NG,只是使用不同机位拍摄了两遍。

  武打戏方面,《与凤行》中每个人物的打戏风格不同,同一人物的不同打戏也有差异,他们在前期筹备时就定好了概念,并完成了分镜。

  全剧开场的碧苍王逃婚想要呈现出天上人间交互的感觉,成片在后期辅助下形成云层之上灵界将领激烈打斗,云层之下凡界孩童坐看烟火的有趣长镜头;同时为了增加参与感,赵丽颖拍摄时使用的是呼啦圈式的威亚设备,让观众仿佛就在摄像机旁跟着她穿梭九霄云外。

  沈璃回到灵界后与蝎尾狐的对战博鱼boyu体育,邓科并不想重点展现战场厮杀的残忍,而是要借她出场后对魑魅的压制来体现碧苍王守护灵界,承载子民精神寄托的形象。天界与白狮对打的戏份博鱼boyu体育,沈璃将灯笼当做绣球来引导这只凶猛又调皮的宠物,灵感来自于传统的舞狮文化。

  其次是作为战力榜榜首的上古神行止,他无需花哨动作,不管是天界西苑击碎火球,还是冰封东海硬抗雷电,挥挥衣袖就是毁天灭地的力量,威压感强烈。金娘子同样力量强大,金扇翻转间可夺人性命,隐居一隅的她还将屏风设作杀阵,能把入侵者困于其中绞杀。

  上述提及的选角理念、名场面构思,也只是邓科导演阐述和团队前期准备中极为微小的一部分。包含它们在内,这些凝结主创团队长期心血的缜密设想,经历制作淬炼后才化为我们如今所看到的仙侠剧新标杆。

  《与凤行》播出以来,观众解读成为剧集共创的重要组成。邓科坦言,有的确实是他没专门设想过的,比如类似沈璃凝视行止吹曲有种“女A男O”感等解读。但他也不认为这是完全未经设计的结果。因为提前将功课做足确认好了拍摄方向,在大大小小的构思指引下,每个情节、画面都会自然而然成为契合整体的部分。

  剧中行云小院、灵界、仙界等场景的呈现理念不同,细微处的落笔便也有所差别。

  “拍行云小院时,我们提出‘岁月静好、阳光斑驳’的理念,镜头自然会是相对舒缓的,‘人在画中游’的全景构图也比较多;灵界要有生活氛围,参照的是重庆洪崖洞的热闹,那儿到处都有人吃火锅、聊天,所以这个阶段的镜头更丰富,节奏更快,音乐也更激烈;天界遵循道家清静之感,建筑结构方正、对称严谨,拍摄时也会使用更多固定的全景、更大的景别。”

  而且在演员表演时,由于人物构思已经藏于心中、深入骨髓,他们不经意间的动作或眼神或许就是理想状态。

  邓科解释,“就像有人会说作家笔下的人物自己会活,活了之后他会带着故事跑。影视剧里的人物也有灵魂、有感情,他们本身是故事架构中综合设计的部分。也许某个被观众称赞的瞬间,捕捉的只是演员下意识的肌肉记忆。”

  《与凤行》的音乐团队进入得很早,开拍前就做好了主要BGM,比如《碧苍战歌》《嬉闹人间》《引忘川》等。拍摄时,他们会在对应场面播放这些配乐,帮助演员找准感觉。

  这种“感觉”也能让拍摄现场生发出很多新灵感。邓科表示,“每个场景至少待10天或者更长时间,有时谁的一个动作或身影从眼前划过,可能就会刺激到我。”

  行云小院有幕戏是沈璃趴在缸边玩水,镜头穿过院中树稍俯拍而下。当时是赵丽颖在那儿玩水,邓科正好从监视器缝隙里看到阳光洒在她身上很有美感。他赶紧提议“要不你趴在这儿,我拍个你玩水的镜头,数完321再看下镜头”,后来这部分堪当壁纸的画面还被剪进了预告片。

  他说,“我特别喜欢这种现场生长的东西,只有在气氛特别好的剧组,大家相互信任的时候,它才会有很多。”

  邓科分享了一则趣事,“开拍前为了增加行云小院的烟火气,丽颖提到想要一颗结满果实的柿子树,可以用橘红色点缀坐落在青山绿水间的屋舍。然而正式拍摄的那个时节却不是柿子的成熟期,道具部门没法移栽符合我们设想的树木。于是想着缩小一些,尝试用圣女果树来代替。看着想像中的参天大树变成盆栽,丽颖和我都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。最后只能否决这个方案,换成了现在的凤凰花树。”

  回溯邓科的创作历程,拍剧以来先执导了《我的奇妙男友》《柒个我》等一系列都市奇幻爱情剧,接着的《绅探》《旗袍美探》则是民国探案剧,从《赘婿》开始又一头扎进古装喜剧领域。

  问及这种年代过渡是否有意安排时,邓科表示只是巧合。他接片暂时没有特别去做规划,但比较喜欢拍真情实感的东西。

  在男频、女频赛道都有所成就的他,其实不会以此为标准去挑选、拍摄和复盘项目。“作为观众或者影评人去解读时可以分男女频,但可能对于创作者来说,剧本打动我、人物有意思,拍的时候能投入感情,这些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由邓科发起的胖胖熊制作,陆续已有多位年轻导演加入,目前已播作品有《旗袍美探》《离人心上》《外星女生柴小七》《绅探》等。据他透露,“大家也没有特别去规划商业方向,只是都希望拍好的作品、好的文本。”

  “八年前拍《人不彪悍枉少年》时博鱼boyu体育,我对校园生活还有很多回忆。但现在来拍,可能就不容易有感觉了。我现在37岁,相对来说处于一个挺好的状态,对生活充满了热情,是体力最好、制作经验最旺盛的时候。在这个阶段我还是选择去拍更多的古装戏,因为它的表达空间和制作空间都更广阔一些。再过几年更成熟一点时,我一定是会去拍现实题材的。”

  接下来,除了待播的《金庸武侠世界-南帝北丐》《大奉打更人》《折腰》,邓科还会挑战一部风格特别不一样的现代戏。据他透露,“这部戏可以说是打破了我的舒适区,(去尝试)也是想给自己更多新鲜的刺激。”

  从现代、民国持续拍到古代,能在男频、女频领域都输出精品,邓科的经验秘籍一方面是要选择有创作热情的项目。

  在他看来,“不同类型的剧作会有一些视角和手法上的不同,但我觉得这不是创作上最重要的点,关键还是看你对它有没有感情。导演也需要信念感,这个作品让我有创作热情,我才能在细枝末节处流露出我的用心和风格。”

  “一个影视项目通常得经历两至三年的时间,导演可能要做成千上万个决定。如果做决定时顾虑太多外界的声音,久而久之你会很累,也会迷失自己。但这些决定要是都出于你的本心,你就有恒定依据了。”

  至于如何让出于本心的决定总能收获观众的认可,邓科认为这需要不断进行积累与试验,实打实的通过作品,与观众建立起良性互动。

  “就像字如其人,你的性格很多时候决定了你的片子拍出来的风格。现阶段,我觉得观众是喜欢我这个人和我的作品的。在这个前提下大胆去做决定,我相信新创作的作品也会获得观众的喜欢。”

  处于导演生涯的黄金阶段,邓科无疑是充满自信和活力的。保持这种舒服的创作状态,期待他能带来更多优秀的影视作品。

搜索